安东尼

美国佛州留学狗 不定时更新
欢迎敲我 问各种问题啊
大爷太太们赏个脸关注一下嘛

双手比哈特

Blasphemy 渎神【3】

a destiel fan fiction,含有大量天主教元素。这章更完作者要赶飞机。飞机上多写点hhh

再次给个博客的链接并强烈暗示你去看看。❤️

—————————————————

罗马观察家报「1」四月二日电。瑞士政府向梵蒂冈和罗马政府再次提出了搜索日前失踪的教皇卫队队员「2」的请求。已派出意大利警察和梵蒂冈护卫队大量警力在梵蒂冈城和罗马市搜索,目前梵蒂冈城和罗马城内都没有该队员的迹象。此事已告知了教皇冕下和国务卿,明日教皇冕下将再次向红衣大主教关于此事宣教。

—————————————————

圣彼得教堂的大门紧闭。

圣殇雕像「3」下,卡斯蒂奥坐在椅子上沉思。胸前的红色丝巾上绣着三重冠和两把巨大的钥匙「4」。红衣大主教们安静的在雕像两旁的椅子里静默。

没有人看得见教皇的眼睛。

教堂里只能听见香烛燃烧的声音。

“Bafangu chooch, brutto figlio di puttana bastardo.(自己*自己吧你这个丑陋的*娘养的杂种。)”卡斯缓缓的用意大利语说。

肮脏的话语在圣彼得教堂的穹顶里回荡。传到了每一个大主教的耳朵里。年纪大些的大主角受了不小的惊吓,差点背过气去。

“这就是我学会的意大利语。”

见众人不语,卡斯继续缓缓的说:“你们以为选了年轻的教皇,他就会成为由你们摆布,任你们控制。你们清空我的日程,逼我说意大利语,就是为了不让我看那些桌面上的公文,在我眼皮下继续做你们的勾当。” 

“Bafangu chooch, brutto figlio di puttana bastardo. 这就是我学会的意大利语,舒利教我的我全忘了,我就记得老电影里学来的话。而你们为了你们的小算盘,蒙蔽我的眼睛。现在弗兰西斯一世的事还没结束,守卫也失踪了,要等到弥赛亚再临你们才会想起我吗?你们是要将教廷放于何处?”卡斯淡蓝色的眼睛里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他轻轻举起了胸前的红丝巾。“耶稣将钥匙交给彼得,彼得把钥匙传给了我。我清楚在座的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有更好的教皇,但是圣灵把钥匙交给了我,我才是教皇,诺瓦克一世,the Pontifex Maximus。你们红衣主教喜欢抱团闹事,这是你们的专长;但是我是教皇,我的话便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所以,这里的规则是我的创造。废除红衣大主教的文件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将会对我说实话,我有异议的事情将直接亲自过问。”

卡斯起身,转身离去。


红衣主教悄悄低下头,对旁边的人低语:开始行动吧。


图源:wikimedia


「1」:罗马观察家报为梵蒂冈的官方报纸。

「2」:教皇卫队队员皆为单身的瑞士籍男性。

「3」:圣殇雕像是米开朗琪罗的成名作,现存于圣彼得教堂中。

「4」:三重冠和钥匙为梵蒂冈的皇徽,钥匙代表天上地下的权利。

—————————————————


国务卿艾姆尼利红衣主教的办公室里。

黑衣的神父坐在办公室一头沉思着。

“你将要去做一次详细的调查,调查卡斯蒂奥的所有信息。包括他宗教里每一个污点,每一次磨难,每一个细节。”

国务卿在年轻的教皇加冕当夜这样对他说过。

精美的水晶杯递了过来。他小心的接过,放在了办公桌的一角。对面的艾姆尼利主教放下了雪茄,摇晃着手中的杯子。

“诺瓦克一世是谁?”

“他是个英雄。他帮助穷人,抵制邪恶,不让黑帮首领领圣餐。”

“他的人品怎么样?”

“无可挑剔。”

“性取向呢?” 冰块在杯中摇晃,发出叮叮的声音。

“未知。”

“如果是你猜呢?”

“我猜他没有。”

“那查尔斯舒利呢?”

“已经查清楚了,他是马塞诸州波士顿人。我们已经在拉拢他了,很快他将会成为我们的眼线。”

他顿了顿,问到:“这样是不道德的吧?”

“亲爱的孩子,这就是政治。年轻的教皇不知道如何管理庞大的梵蒂冈,所以梵蒂冈一定要回到我的手中。这意味着我在忏悔时会向上帝多说一件事。这也意味着你将会在未来带上戒指,穿上红色的长袍。”

杯中的威士忌被一饮而尽。


年轻的神父将口香糖粘在了凳子的底部。然后站起来退出了办公室。

他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广场中,接起了未知的电话号码,说:“都办妥了。”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