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

美国佛州留学狗 不定时更新
欢迎敲我 问各种问题啊
大爷太太们赏个脸关注一下嘛

双手比哈特

Blasphemy 渎神【3】

a destiel fan fiction,含有大量天主教元素。这章更完作者要赶飞机。飞机上多写点hhh

再次给个博客的链接并强烈暗示你去看看。❤️

—————————————————

罗马观察家报「1」四月二日电。瑞士政府向梵蒂冈和罗马政府再次提出了搜索日前失踪的教皇卫队队员「2」的请求。已派出意大利警察和梵蒂冈护卫队大量警力在梵蒂冈城和罗马市搜索,目前梵蒂冈城和罗马城内都没有该队员的迹象。此事已告知了教皇冕下和国务卿,明日教皇冕下将再次向红衣大主教关于此事宣教。

—————————————————

圣彼得教堂的大门紧闭。

圣殇雕像「3」下,卡斯蒂奥坐在椅子上沉思。胸前的红色丝巾上绣着三重冠和两把巨大的钥匙「4」。红衣大主教们安静的在雕像两旁的椅子里静默。

没有人看得见教皇的眼睛。

教堂里只能听见香烛燃烧的声音。

“Bafangu chooch, brutto figlio di puttana bastardo.(自己*自己吧你这个丑陋的*娘养的杂种。)”卡斯缓缓的用意大利语说。

肮脏的话语在圣彼得教堂的穹顶里回荡。传到了每一个大主教的耳朵里。年纪大些的大主角受了不小的惊吓,差点背过气去。

“这就是我学会的意大利语。”

见众人不语,卡斯继续缓缓的说:“你们以为选了年轻的教皇,他就会成为由你们摆布,任你们控制。你们清空我的日程,逼我说意大利语,就是为了不让我看那些桌面上的公文,在我眼皮下继续做你们的勾当。” 

“Bafangu chooch, brutto figlio di puttana bastardo. 这就是我学会的意大利语,舒利教我的我全忘了,我就记得老电影里学来的话。而你们为了你们的小算盘,蒙蔽我的眼睛。现在弗兰西斯一世的事还没结束,守卫也失踪了,要等到弥赛亚再临你们才会想起我吗?你们是要将教廷放于何处?”卡斯淡蓝色的眼睛里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他轻轻举起了胸前的红丝巾。“耶稣将钥匙交给彼得,彼得把钥匙传给了我。我清楚在座的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有更好的教皇,但是圣灵把钥匙交给了我,我才是教皇,诺瓦克一世,the Pontifex Maximus。你们红衣主教喜欢抱团闹事,这是你们的专长;但是我是教皇,我的话便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所以,这里的规则是我的创造。废除红衣大主教的文件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将会对我说实话,我有异议的事情将直接亲自过问。”

卡斯起身,转身离去。


红衣主教悄悄低下头,对旁边的人低语:开始行动吧。


图源:wikimedia


「1」:罗马观察家报为梵蒂冈的官方报纸。

「2」:教皇卫队队员皆为单身的瑞士籍男性。

「3」:圣殇雕像是米开朗琪罗的成名作,现存于圣彼得教堂中。

「4」:三重冠和钥匙为梵蒂冈的皇徽,钥匙代表天上地下的权利。

—————————————————


国务卿艾姆尼利红衣主教的办公室里。

黑衣的神父坐在办公室一头沉思着。

“你将要去做一次详细的调查,调查卡斯蒂奥的所有信息。包括他宗教里每一个污点,每一次磨难,每一个细节。”

国务卿在年轻的教皇加冕当夜这样对他说过。

精美的水晶杯递了过来。他小心的接过,放在了办公桌的一角。对面的艾姆尼利主教放下了雪茄,摇晃着手中的杯子。

“诺瓦克一世是谁?”

“他是个英雄。他帮助穷人,抵制邪恶,不让黑帮首领领圣餐。”

“他的人品怎么样?”

“无可挑剔。”

“性取向呢?” 冰块在杯中摇晃,发出叮叮的声音。

“未知。”

“如果是你猜呢?”

“我猜他没有。”

“那查尔斯舒利呢?”

“已经查清楚了,他是马塞诸州波士顿人。我们已经在拉拢他了,很快他将会成为我们的眼线。”

他顿了顿,问到:“这样是不道德的吧?”

“亲爱的孩子,这就是政治。年轻的教皇不知道如何管理庞大的梵蒂冈,所以梵蒂冈一定要回到我的手中。这意味着我在忏悔时会向上帝多说一件事。这也意味着你将会在未来带上戒指,穿上红色的长袍。”

杯中的威士忌被一饮而尽。


年轻的神父将口香糖粘在了凳子的底部。然后站起来退出了办公室。

他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广场中,接起了未知的电话号码,说:“都办妥了。”


Blasphemy 渎神【2】

destiel fan fiction, sexual description, innuendo of MASTURB8ION


纽约时报三月二十七日电。今日上午九时,马里兰州最高法庭开庭审理了国信银行被盗一案。著名罪犯迪恩温切斯特被传唤到场。遗憾的是现场证人当堂翻证,使得案件进入流审程序。迪恩温切斯特被当庭无罪释放。据悉,迪恩温切斯特与美国境内黑帮活动有密切关系。据不愿透露姓名的FBI探员爆料,之前访美的教皇弗兰西斯一世遇刺案也与迪恩温切斯特有直接的关系。详细情况请看第8页社会版。

—————————————————

纯白的丝质长袍拖地,卡斯蒂奥脚穿红丝绒的鞋,在梵蒂冈宫的走廊里行进着。前方的使徒手中提着香炉,随着缓慢的步伐而轻轻的摇晃。乳香,鼠尾草和其他香料在炉子里燃烧着,火星随着香炉的摇晃而飞溅,烟雾迷在他的蓝眼睛前,窗外民众的呼唤声越来越响亮。他在小教堂的穹顶下穿上伽玛瑞利家族为他缝制的长袍,而他能想起的,只是西斯廷穹顶上的那幅《创世纪》。耶和华的手指就要碰上亚当崭新的肉体,而上帝之子将要接受他全新的生命。无罪,无哀,无愁,只有伊甸园永恒的欢乐。而那手指便停在了他面前。上帝嘲笑着高贵的说:跪着接受我的恩典吧。

面前的门被推开,卡斯迈上了圣伯多禄的阳台。彼得「1」在水上一步步走向耶稣,而他要在这里成为耶稣的代表,神的使者。他要成为新的牧羊人。民众的喧哗声压在他的耳边,卡斯闭上了眼睛。他眼里不能有一丝的慌张,他脸上不能有一丝罪恶,再睁开眼他就是半个神,他就是梵蒂冈的主,他就是世界五分之一人类的王,他已经要碰触到耶和华的手指了。探照灯打开了,他也睁开了眼。

面前的男人站在半空中,像是当年撒迦利亚面前飞翔的加百列。他梳着漂亮的油头,鼻梁高挺,绿色的瞳孔勾住了卡斯的魂魄。他一脚已经踏上了云端,而那双绿色的双眼竟然像千斤重的铅块坠在他的腰间。卡斯向下坠去,他向瞳孔的深处坠落。

下一秒,卡斯睁开眼睛,从他的床上醒来。加冕典礼在两个月之前了。

梵蒂冈的早晨来了。




被吃了走链接去博客


博客和老福特同步更新但是博客更友好呢hh

Blasphemy 渎神【1】

destiel fan fiction,包含大量天主教元素,现代au,慢热,17+,博客同步更新


教皇冕下,您有何罪要赎?

我的罪,这辈子唯一的罪,便是他。


—————————————————


纽约时报三月二十七日电。卡斯蒂奥和苏詹姆斯今日于梵蒂冈时间晚上十点正式登基成为第267任梵蒂冈教皇,诺瓦克一世。他在梵蒂冈圣伯多禄的阳台上向全世界招手的照片成了宗教历史上永远铭记的一刻,也是对美国宗教体系的完全洗牌。新任教皇是第一任美国籍教皇,登基时只有38岁的他也是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皇。诺瓦克一世抚平了弗兰西斯一世遇刺身亡给梵蒂冈带来的伤痕,也为古老的梵蒂冈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但这位年轻教皇的身世也遭到了众多非议。详情请看第三页社会板。


—————————————————


年轻的教皇赤裸着上身,跪在地毯之上。他的身体并无一丝赘肉,背部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他闭着眼睛做着睡前的祈祷。

面前的十字架上耶稣低头垂眉,头上的荆棘冠上还带着斑斑血迹。十字架极其古老,传说木料取自保存圣荆棘冠「1」的宝盒。

“……to surrender myself into your hands without reserve, and with boundless confidence, for you are my Father. Amen. ” 卡斯念完了祷词。梵蒂冈已经入夜,透过窗户能看到圣彼得广场。黄昏的罗马下过一场小雨,湿润的地面上反射着广场上昏黄的灯光,广场上空无一人。卡斯推开窗,点燃了一根香烟。年轻的教皇深吸了一口后,将烟雾从鼻子中喷出。远处的灯光让烟雾变色,顺着高处的风散在了梵蒂冈的黑暗中。风掠过他的乳头,吹动了他小腹上的毛发。卡斯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和尼古丁带来的眩晕。他把香烟举到嘴边又狠狠的吸了一口。内阁的几位红衣主教联合起来和他做对,只因他在第一次内阁会议上用英文发言。

几位老不死的竟然清空了他的日程,让他学习意大利语。卡斯蒂奥不想反抗,只得选了大主教列出的老师名单上唯一的美国人查尔斯舒利来做他的老师。意大利语优雅而繁琐,查尔斯似乎是受过了大主教的威胁,每日都早晨9点战战兢兢地出现在卡斯蒂奥面前,教材便是卡斯熟悉的圣经。

“Dio disse: Sia luce! E luce fu. Dio vide che la luce era buona. “

中午会有小仆送来简便的午餐。在卡斯的强行挽留下,查尔斯留下一起用餐。对卡斯午餐时尝试的闲聊,查尔斯表现的很拘谨,有问必答,并不敢多话。下午便练习他一个月后对红衣主教们的演讲。查尔斯在5点钟离开,然后每日的公文便会送到卡斯蒂奥的桌面上。还未读完,晚宴锣便敲响,卡斯蒂奥只得更衣入席。晚餐后继续读公文,直到就寝。梵蒂冈城极尽了世间繁华,米开朗琪罗的雕塑,达芬奇的绘画,属于卡斯的,不过查尔斯上课时的乡音。


烟在卡斯手中染到了尽头,他轻轻一捻,烟灰和少许未燃尽的烟草便随风而去。游客们皆退回了罗马城内。而罗马的血和罪是梵蒂冈也赎不清的。卡斯关上了窗子。他默默的爬入了被衾中闭上了眼睛。窗外某处角落里的的快门闪了几下,然后隐秘在了黑暗中。而年轻的教皇对此毫无察觉。

梵蒂冈终于开始入睡了,除了一间房间的灯还亮着。

红衣主教放下手中的雪茄,起身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威士忌。水汽在水晶杯壁上凝结,慢慢的从花纹的缝隙间滑落,缓慢的像耶稣受难时滑落的泪。

他轻轻的伸出手,扶直了墙上的十字架,喃喃的说:年轻的教皇,让我给你些黑暗。



「1」:传说耶稣受难时带的荆棘王冠,现存于巴黎圣母院。


Supernatural 第14季观后感无剧透

我是在电视上守着CW看的。

说实话

看的我是很想死:)


是一种很气的感觉。

就是那种编剧已经才华山穷水尽所以开始乱编了的地步。正剧角色开始OOC是非常不能令人接受的事情。

最后一集的关键词还是Free Will,destiel重点官方发刀和刀子糖。


但是竟然,很奇怪的是第十四季大结局把第一季给我毁掉了。CW这个万年鞭尸的习惯太可怕了,第一季很完美的作品然后现在挖出来说鞭尸就鞭尸。


希望CW炒掉Andrew Dabb,请把Kripke 带回来! 


希望J2M对剧情有掌控之后十五季不要这么令人失望。



太失望了真的很气。


周四哥谭大结局,Supernatural十四季 finale,今天北美迎来MCU的终结。

我也要毕业了。



是个离别的季节。

提前开始说再见吧。


20 more episodes to go. 


每次累到不行的时候

就会想起这张图片


想着

如果自己有一天足够优秀





















就能舔这个脖子一口


我要咬这个喉结

反驳无效谢谢🙏

Brightest lights, shinning on me throughmy dimmest nights. 

In you I see His omnipotence in creation. When the dawn of time, He forged three human beings with the purest souls and brightest eyes. 

Praise thee Lord for bringing them to me, praise thee for thy holy name. 

Amen. 


自己最近忙疯了。

太多东西要做,看着自己的日程表发愁,红色的是考试,蓝色的是assignments due date,然后日历就是满江红里夹着蓝条条。

明天有一个论文答辩要做,还要考化学和统计,还要做文学的模拟考试。每天至少3杯黑咖啡一罐红牛,靠咖啡因维持身体基本运转。开玩笑说:doctors found blood in my caffine. 

胸口压着石头,喘不过气,也没人可以rant。

早晨逃了做礼拜去写实验报告,写到下午写的时候,看到vegas con的更新发出来了。

看着昨晚Jensen 唱歌的视频,就突然泪目了。

“Sometimes I feel, sometimes I feel,
Like I been tied to the whippin' post.
Tied to the whippin' post, tied to the whippin' post.
Good Lord, I feel like I'm dyin'.”

“有的时候我感觉,

我像是被捆在鞭刑柱上。

主啊,我觉得死亡已不遥远。”


Jensen唱歌太好听,受不了这样深刻的灵魂冲击。

然后,j2的panel 照片也post 出来了。看到Jared抹眼睛。

下一刻意识到的时候,我就坐在panera bread中间的桌子上哭的稀里哗啦的,把旁边桌子的小朋友吓了一跳。

看剧的时候,Dean永远非常的raw emotion,把我的泪腺榨干了不知道多少次,后来就哭到麻木了。但是不用等Sammy开口,我就会哭的昏厥过去,次次都应验。爱搞笑的moose,让我哭的不能自已。


14年,遇见老婆,结婚生子,都在spn,每年德州温哥华两头跑,还要去分布在美国加拿大甚至欧洲的各种panel。粉丝们造就了j2m的神话,但是高涨的热情实际上榨干了j2m陪家人的时光。

说句更难听的,十四年的时间把j2m的戏路也压没了。

老友记10年后,6位老友只有Jennifer Aniston还在好莱坞混了点名堂,每年演个爱情电影,评分低的吓人,现在的她是个成功的女商人,而记忆中的Rachael却找不到了;马修成瘾于止痛片和酒精,戒瘾后去演戏剧,但没什么名堂;Matt 的个人秀被砍,现在man with a plan也没什么大名堂;Lisa搞了个寻亲节目,做的不温不火;Courtneney演了熟女镇后也没有出名的作品;David 和 will and grace 一起复出,还是打情怀牌。6位老友上脱口秀讲的还是16年前的老友记。

Grey's Anatomy 也是压死了 Ellen Pompeo, 当了一辈子的 Meredith Grey, Jeffery Dean Morgan 出现了仅仅两季,也被永远的记做了Benny。至少现在ABC还没有停播的意思。Shonda还能继续杀人。


相比于这两位长寿的电视剧,Supernatural 不温不火,每年收视率不增不减,编剧却写的越来越烂。大家在Tumblr上都笑说SPN 要播一辈子了。

Jensen的作品没怎么出过cw;Jared演了恐怖蜡像馆,自己的个人秀一季不到被砍,最新的电影作品是在2009年;米沙似乎是拍了一辈子电视剧,好不容易当个电影男主角还演强*奸*犯,自己也坦诚说恨透了那个角色。。。

我很自私的希望他们能比spn走的更远些。但是现实告诉我,用15年塑造一个角色的演员在转型上都很困难。


我非常害怕他们成为第二个老友记,永远困在旧作品里无法前进。优秀的演员要有很多令人铭记的角色,而我希望j2m优秀,我希望在golden globes和奥斯卡看到j2m,而不是People's Choice。

我真诚的希望spn不要成为j2m的“鞭刑柱”。


请给他们翅膀和天空。


写的好乱。

Jared眼角的泪水让人极度的心疼。





拉斯维加斯convention karaoke night,Jensen 献唱 

美哭了